傳達事實真相,让弱势的一群得到注意

關於部落格
馬來西亞社會的事實真相
  • 2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诉求与马哈迪闭门谈话解密!马哈迪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

诉求与马哈迪闭门谈话解密!
马哈迪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
 
■日期/Aug 27, 2007   ■时间/12:08:21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獨立新聞在綫林宏祥
 
 

【本刊林宏祥撰述】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工委会”前执行秘书黄进发“解密”前首相马哈迪在“诉求”风波期间,与诉求工委会闭门对话时的“谈话”。在历时65分钟的对话会中,除了诉求工委会主席郭全强发表演讲,以及副主席周素英提出全场唯一的问题,单独赴会的马哈迪共发表了54分钟的谈话。

 

马哈迪在会谈中声称国家的财富在华人手中,直言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更表示坦然接受因扶持马来企业家如哈林沙厄(Halim Saad)、达祖丁南利(Tajudin Ramli)而承担奉行朋党主义的罪名。马哈迪更引用印尼排华事件,要工委会省思“要人民互相攻击,还是一点牺牲换取大家和睦共处?”

 

这场会谈在2000年9月15日举行,是马哈迪当年8月30日在国庆献词中指责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工委会伤害马来人感情,将工委会与“共产党”、“澳玛乌纳”相提并论而掀起轩然大波后,首次会见诉求工委会。黄进发形容此会面严格而言是工委会与首相各自表述,没有对话;但是它给了双方一个下台阶,平息八月的风波。

 

会谈在中午12时15分结束,工委会当天下午3时30分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向媒体形容此会面乃“正面的发展”,会谈“气氛融洽”,惟不透露马哈迪的谈话内容。诉求风波在2001年1月5日,工委会与巫统青年团发表联合声明“搁置《诉求》七点条文后”,情势急转直下。

 

这个由2098个华团连署的诉求,终在2002年8月撤销秘书处。当年出任秘书处执行秘书的黄进发(左图),昨在新纪元学院马来西亚族群研究中心与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联办的“粘力与张力――马来西亚华人族群内关系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诉求(1999-2002):华裔马来西亚人的“烈火莫熄”》论文,为马哈迪当年的“闭门谈话”解密。

 

马哈迪:财富在华人手里

 

根据黄进发的记录,马哈迪在郭全强发言完毕后,接下去发表了54分钟的即席演说。以下马哈迪的谈话转载自黄进发《诉求(1999-2002):华裔马来西亚人的“烈火莫熄”》论文。

 

“他宣称马来西亚比其他国家和谐及平安,因为政府考虑了每个族群的利益。没有人可以得到他们所要的所有东西。每个人都会有所不满。如果每个人都满意,事情就不对劲了。如果他们有所不满,应该在闭门的场合提出,不是公开宣扬。不然,就会有反击(counter-reaction),那局面就不是你或者政府所能控制的。”

 

马哈迪(右图)辨称马来西亚没有平等,因为“财富在华人手里”,并挑战诉求工委会:“如果你们要,可以去调查。”

 

“在推行新经济政策(NEP)之前,马来人只有少过2%的全国财富,而华人与外国人所占比重分别是30%与60%。”马哈迪甚至宣称:“(今天)马来人(财富)超过20%。我们是在说谎。真实的数字远远少过20%。许多城镇只有很少马来人。沙登(Serdang)、蒲种(Puchong)还有许多城镇,已经成了华人的肥地……”

 

马哈迪表示,在马来西亚,每个人都得到平等对待;政府对土著的优惠,也不过是那20%,以便协助他们提升。

 

马哈迪说:“我们(政府)容许一些我们不应容许的举例说,马来人最终把合约给了华人。阻止它是不容易的。缴付所得税者中,名列前茅的都是华人,因为他们有钱……在私营化计划中有许多华人公司。许多路是华人公司建的。拥有森那美、牙直利(Guthrie)的国家能源公司,有一个屋业发展计划就委托给华人处理。马来人甚至买不到屋子。我们不能公开这些数据,以免触怒马来人。”

 

他以这种不平等所可能引起的社会动乱来合理化马来人的政治支配与经济特权。“除了政治权力之外,马来人拥有的东西很少。我们给予乡下选区较大的比重。因为如果我们实行‘一人一票’,他们将会失去政治权力。他们将会发动暴动,因为他们一无可失。”

“在1969年,马来人烧的是华人的商店和汽车。今天,我们确保,如果他们再烧,他们会烧到自己的商店和汽车……即使在经济衰退时期,这里没有暴动。他们没有烧华人的屋子、杀害华人、强奸华人女子。”

 

马哈迪否定绩效制

 

他强调,马来人中产和上层阶级都很少。“因此我们要扶助一些马来企业家,例如哈林沙厄、达祖丁南利。我们却被指责实行‘朋党主义’。我们坦然接受这罪名,因为我们需要减少种族之间的不平等……在单元种族社会,贫富之间会有冲突。在多元种族的社会,如果富人分布在一个种族,而穷人又分布在另一个种族,那么种族暴动将会发生。我们有这样一个印象。华人富而马来人穷。经济的不平等会产生冲突。”

 

然而,马哈迪(左图)宣称政府并没有向共产党般劫富济贫,而是扩大经济蛋糕然后把较大的一份--“新的东西”--给土著。他辨称,马来西亚行政系统虽然不完美却良好,公务员以马来人居多,是因为他们不能进入私人界。政治稳定倒过来帮助华人经商成功。他的许多华裔朋友告诉他他们在新经济政策下受惠不浅。

 

他否定绩效制,认为“如果单凭成绩录取大专生,那么80%大专生都是非马来人,马来人只有20%。如果专业人士都是华人,而非专业人士都是马来人;你认为马来人能够接受这种情况吗?我们如何能够不以族群为依据给予不同对待?马来人必须受到保护。”

 

但他同时表示,马来西亚有600间私立大专院校,几乎全是华人学生;而政府大学有固打制,保留60%学位给马来(土著)学生,但是非土著也有40%。他语锋一转,批评马来学生不争气,入学的虽占60%,真正能毕业的只有40%;不关心政治的华人学生成了表扬对象。

 

“我公开指责他们(马来学生),‘你们不读书。你们去参加示威’。我们有要读书的华人。他们要我中止私立学院,因为那主要是为华人而设的,那是真的。我告诉他们:‘我不能因为你不要读书而别人要读书就关掉大学’。”

 

反对分族群消灭贫穷

 

他也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如果你不是土著,政府不能给你。固然有华裔穷人,但马来人穷人更多。”如果政府再帮助贫穷的华人致富,马来人及华人之间的差距会更大,因为贫穷的华人会愈来愈少,而贫穷的马来人还是一样多,因为马来人没有掌握到致富的能力及技巧。他在临结尾时说:“或许有一天,当马来人和华人一样行时,我们可以忘却彼此的不同。不是现在。”

 

他认为华人应该比较马来西亚与周遭国家华人的待遇,并一再举印尼为例,除了排华暴乱,那里“没有华校,华人不会讲华语,只讲马来语,没有华文姓名”。菲律宾、泰国、美国、英国等都没有华校,在马来西亚政府却允许它们存在;而且“华文小学和中学比政府的学校更大更豪华”。

 

他宣称:“如果我把这种情况告诉马来人而他们也开始(组织)他们的社团和(提出)马来人的诉求,那类似1969年的种族冲突必然会发生……如果万一马来人也提出诉求要关闭华校, 我将我无法处理。我们将会有如印尼的局面。我不认为它是好的。”

 

他并举例说,政府今天允许舞狮,但是并没有告诉马来人,因为他们将会愤怒抗议。言下之意,许多事只能做,不能说。“土著、华人、印度人,每个人都不可能得到他所要的所有东西。”

 

“我们的秘诀是让每个人都不高兴”

 

他以此解释政府为什么必需要强大。如果政府衰弱,它就需要理会每个族群的非分要求。“所以,我们需要三分二的多数。如果你作出不合理的要求,政府将会说不。我们一定要如此做。这是一个平衡动作。如果我们理会(entertain)你们的要求,马来人会对我们不满;如果我们答应了马来人的要求,你们会对我们不满。这不容易做。”

 

马哈迪自豪地表示,强大的政府正是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族群国家成功的关键。“在1969年后,我们再没有种族冲突。1969年时,他们(外国人)说,马来西亚已经完了。但是,敦拉萨、敦陈修信、敦山斑丹一起坐下来,想了一个方程式。这方程式如此成功,以致南非都要来向我们取经:‘你如何扶助土著而不必取自他人?’ 我们的秘诀是让每个人都不高兴。”

 

会谈一开始时,他就质疑诉求工委会的代表性。“你们说你们代表马来西亚全民,我不认为你们有权利如此说。你们今天的代表清一色是华人,没有马来人。你们只能说你们代表一部分的华人。我甚至怀疑你们所有成员会完全赞同你说的话。你们未曾征询他们意见。”

 

对于内阁在《诉求》课题上出尔反尔,他较后对其中的权谋考量直认不讳:“大选期间, 你们提出一个政府很难接纳的诉求,但对马华及民政却是一个威胁,而他们是我们的伙伴。他们需要你们的支持。如果我们不接受《诉求》,选民可能转向支持反对党,所以(林)良实只好接受你们的诉求。可是,他们同时也要考虑到我们。最后,谁会嬴?在华人中会是行动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在马来人当中,回教党会胜利。”

 

他说,诉求工委会绝对可以私下对他或者马华、民政提出要求,但是,在大选前提出就是在威胁政府。如果政府失去华人支持,回教党将会有很多人当选。他表示,有些议题只能在经济咨询理事会(MAPEN)这样的闭门论坛里讨论;而蔡国治公开发出要求改变政策的声音,是犯了错误,偏偏工委会有紧接其后再提出诉求。

 

“我要传达非常严重的警告”

 

“我在国庆时发表了措辞非常强烈的献词。我要传达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我不这样作,你们就不会当真……现在不要提(诉求)。以前,良实说它(诉求)是好的,他是在要胁下说的。我们现在不能实行它。你们可以见我或者良实。”

 

马哈迪并宣扬政府经济政策对华人的好处,不点名地批评倾向东亚金融危机期间主张经济改革的安华。如果政府选择国际货币基金会的方案,外国人就会入主大银行和工业,掌控大局。一部分华人将能够生存下来,但是,大部分将为外国人工作。政府对外国经济势力入侵说不,不单保护马来人,也保护华裔公司。

 

“对我而言,任何企业的失败就是政府的失败。税是企业缴的。”他质问,眼前政府虽然将多数机会留给马来人,但是如果政府政策果真都对华人不利,华人怎会发达和成功?

 

他也批评回教党缺乏执政能力,尽管他们或许对宗教有很深认识。他也质疑回教党善待华人的真实性,宣称所谓让西海岸猪农迁去丁加奴养猪是回教党的宣传伎俩,因为那里95%是回教徒,没有适当的地点养猪。

“相反的,国阵却允许马来西亚这个穆斯林国家拥有本区域最大的养猪场。立白疫灾时,政府出动军队毁猪,还花钱赔偿猪农在—虽然赔偿数额不可能让每个人满意;这一切政府都没有自吹自擂。另一方面,政府因为没有就“口蹄症”赔偿马来农民,反而在选举中成了攻击对象。”

 

马哈迪不要辩论

 

马哈迪强调,政府公平对待各族;虽不完美,却是华人所能够得到者中最好的。他表示政府会允许华社在文化、语言、教育等方面的要求,但是华社不可提敏感课题,因为马来人还没有足够的信心。

 

他举被爱尔兰、印度的族群冲突为例,警告不要去打扰现状;否则,大家都无法阻止事情发生。他质问:“你们要什么?人民互相攻击,还是一点牺牲换取大家和睦共处?你们回去思量。这是你们的国家,一如是我的。你有你的权利,但请你明智地履行权利。你们回去想想政府是否真的歧视(华人)?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在平衡各方。”

 

他最后说“这份文件(指主席致词)是你们的看法。我也表达了我的看法。我不要辩论。你们回去再讨论。”

 

周素英在整场会议中提出的唯一问题是:“东合自由贸易协定(AFTA)将在2003年开始推行,面对自由化的市场,政府现有的政策是否影响我们的竞争力?”

 

马哈迪当时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并认为马来西亚不能够接受全球化现在的定义。如果马来西亚开放让财雄势大的外国银行在全国设立分行,本国银行将承受不起竞争而被接管,最终马来西亚人将没有银行。如果福特入主国产车,他们将会以国产车没有效率为由结束营运。因此,马来西亚必须采取保护政策,“直到我们的人足够强大为止”。

 

马哈迪最后表达希望工委会代表能够明了政府运作的方式(government pattern),站起来和每一个代表握手,就走出会议室。

 

诉求工委会代表团共20人赴会,包括主席郭全强(董总)、副主席周素英(校友联总)、秘书谢春荣(雪华堂)、财政刘庆祺(南大校友会)、查帐张志开(森华堂)、委员叶新田(董总)、王超群(教总)、李玉书(雪华堂)、陈志成(雪华堂)、刘志文(森华堂)、叶国灿(福联会)、覃武振(广西总会)、程道中(福州联总)、王志坚(留台校友会)、陈松青(华研)、秘书处成员莫泰熙、姚丽芳、陈亚才、钟伟前与黄进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